有点咸

I wanna go if I can.

【乔王】木缘

    王杰希偶然在自家的后山发现了一颗蛮稀有的树。

    这树在整个树群中不算高大,第一眼看起来也没有什么出类拔萃的地方,如若不是他陪自家的小表妹捉迷藏玩累了躺在地上休憩,偶然的向上一瞥,怎么也不会注意到树枝末端隐约露出的奇特的芽尖的。

    说是稀有,但稀有程度还算是未知数,只不过王杰希在学校的植物学系里是绝对出类拔萃的学生,知识范围极广,能让他第一眼叫不出名字的树种,至少在在这个城市,是极难以寻到的。

     说对这树不好奇肯定是假的,只是一种难以言说的奇特感觉,让王杰希没有急切的去查找与这树相关的资料,他只是每天来到后山,静静的观察这棵树,记录特征,研究纹理,在不伤害这棵树的前提下做些力所能及的工作,虽然是与以往其他树种研究工作一样的机械程序,但完全凭着自己去小心翼翼的了解这棵树的故事,没有前人的经验和指导,虽然劳累,心中却充满了难得的平静和恬淡。

     这个后山上经常有小孩子来玩,大人有空闲也都乐得在这里聊天,所以虽不如同繁忙景点里人山人海那样拥挤绯苍,休憩的日子还是走上几步路就基本能遇见一人。所以当王杰希又一次从家中溜到那棵树的旁边时,看到有个青年站在那里,倒也没有太惊讶。

     那个青年原本是分外怜爱的抚摸着垂到他肩膀的叶子,嘴角的笑容扬起让人舒适的弧度,在阳光下不由有些让人心神恍惚,但似乎有些怕生,察觉有人靠近,往后缩了几步,有些僵硬的看着他,然后微微低了低头。

   “你好。”

   “你好。”王杰希有点好笑的看着青年抿了抿嘴,似乎又想说些什么又没说,主动问道,“你很喜欢这棵树?”

     青年似乎有些不知所措,像是要点头又被什么所制止,脸上染上一点薄红。

    “我很喜欢这树,可惜从以前住了这么久,这个假期才发现。”大概是假期回到这里难以见到同龄人的缘故,他觉得自己今天意外的想要多聊会天。没等到回答,王杰希便打量了打量那青年的衣着,意外的发现对方的衣服上别着的校徽,恰好是自己学校的,不由感到有些惊讶,却也有些微不可察的惊喜。

     那青年低了头,好久才终于又有了声音,有些沙哑,像是许久不曾开口过了。“我...喜欢这棵树。”他顿了顿,像是下定了决心,又带有些迫不及待的说,“我知道前辈......我跟前辈是一个专业的.......以前,前辈还做过我们班的助教......”

     王杰希确实做过助教,但不是大学的,只是小学的短时间的教学助理,而且任他怎么在脑海中搜索,也想不起有关这青年的任何记忆来,最后只好作罢,但心里确是实实在在高兴的,这个假期剩下时间所能期待的,再也不仅仅是这棵树,而且还有树下这个同校的青年。——这次情况特殊,他是回老家度假期的,这边年轻人大多这时候还在外打拼,只剩下一些年龄过小的孩子还有已经在土地上扎了根离不开的老人,除了固定的串门外,实在是有些过于安静。他确实偏喜静,只是从学校回来,从一个极端跳到另一个极端,难免有些不适应。

    “那正好,你要是没什么事,我们有时间一起来探究这棵树吧。我还可以帮你进行一些指导,你有什么问题也可以问我,我尽力帮你解答。”

      话出口之后,王杰希才觉得自己有些奇怪,以往虽然他也是个算是赞誉较高的前辈,但也绝对不会如此热情的主动上前帮忙,除非是直属学弟和学妹......这次...怎么宛若自己是倒贴上去的呢?

      对面的青年又扬起了嘴边的弧度,对王杰希鞠了躬,说了声“谢谢前辈”,王杰希又觉得自己奇怪点也没什么了。

      反正帮助后辈,本来就是前辈的责任嘛。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下去,他们几乎每天下午都会约在树下,渐渐的也熟络起来。王杰希得知了这个后辈名叫乔一帆,大二学生。乔一帆似乎对于学界的植物学理论以及过往研究历史并不是很了解,几乎不像是从这个专业出来的,但又出奇的对这棵树了解的清楚,很多王杰希都没观察到的细节他能脱口而出。难得有个假期事情不多,王杰希有时候干脆在树边待一整天,顺带在树下睡个午觉,乔一帆似乎也很清闲,每次王杰希过去,总能看到他的身影。

      ......

    “前辈,我喜欢你。”

      王杰希猝不及防的瞪大了眼睛,随着时间的推进,他确实感觉到一股隐隐的暧昧弥漫在他们中间,而且说实话,他也在长时间的接触中喜欢上了这个笑容总是略显青涩的青年,但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个看起来羞涩不经人事的青年竟然有一天这么直接一个直球打了过来,把他这个一向被他人称为行事作风没有固定套路的“魔术师”打了个措手不及。

        然而更令他措手不及的事情在后面。

        嘴唇上突然传来了柔软的触感,鼻尖环绕着淡淡的草木香气,不用特意恢复突然模糊的视线他也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对他来说这实在太过突然,长期高速运转的大脑突然“轰隆”一声就罢工了。

        这乔一帆还真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啊......王杰希有些恍惚的感叹道。

        待他恢复过来,面前除了那棵树木便再无人影,他摸了摸似乎还有余温的嘴唇,不仅有些失笑,明明被告白的是他,被强吻的也是他,怎么主动的人反而是害羞跑掉的那个呢?

        算了,后辈嘛,就纵容一次。既然难得喜欢,也没必要再有什么不甘心的情节,先坦然接受然后一起走下去吧。他摇了摇头,想自己何曾这般快速的妥协过,又感到有些好笑。

        王杰希第二天下午去树下,却意外的没有见到乔一帆的身影。

 再过几天就要开学了,他原本是准备早早过来给一帆一个答复的,只是收拾行李的时候突然发现找不到校徽了,找了将近一上午,没找到,只好暂时作罢,先行过来,回去再继续找。

      没想到乔一帆碰巧不在。

      他思索了一会,觉得天气也不错,干脆在树荫下躺了下来。过了一会,禁不住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也不知过了多久,仿佛听到了一声叹息还有衣服间轻微的摩擦声,他竭力想睁开眼睛醒过来,但身体就像被钳住般难以动弹,僵持了一会,只好又沉沉睡过去。

     ......

      一片树叶从那棵特别的树上掉落下来,轻巧的飘下,刚好落在树下睡着的青年的眼睛上。在太阳的照射下,青年衣服上别着的校徽闪烁着明亮的色彩。

 -------------------------------END-----------------------

  祝愚人节快乐~


评论(1)
热度(23)

© 有点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