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点咸

I wanna go if I can.

【ME】what a coincidence

  • 大半夜被奥夫太太帅的睡不着干脆撸一发小甜饼

  • 祝看文愉快

  • 一切ooc属于我

-------------------------------------------------------------------------------


      “你的电脑,我放这儿吗?”

      “谢谢,Dustin。这真的非常及时。”

     Dustin做了一个鬼脸,说:“事实上你应该感谢的另有其人,电脑是我一个舍友修好的。”

     Eduardo有些惊讶,没想到计算机系的学生不仅不是传闻中不问世事的geek,还都这么热心。

      昨天他的电脑莫名其妙的突然坏了,由于临近期末考试,需要用到电脑的地方很多,所以他迫切希望修好它。原本他是准备专门到校外一个比较远的正规电脑修理处修(据说修理速度要比学校的快一些),没想到出门没走几步就看到了Dustin,而这位在一个小型聚会上认识的计算机系的男生听到事情原委后二话不说就拿走了电脑,不仅许诺说明天(也就是今天)就帮他修好,还在接受Eduardo的谢意后对他眨了眨眼睛。

     Eduardo不明所以的回他了一个微笑。

     言归正传。

     Eduardo真的非常,非常感谢帮他修好电脑的人,他问Dustin可以什么时候约他那位好心的舍友一起出来吃个饭,好让他正式的表示感谢并结识一下,Dustin戴着一副“我就知道”的得意相,飞快地从兜里掏出一张纸条递给他,又再次对他眨了眨眼睛。

     Eduardo只好再次不明所以的回他一个微笑,并在稍后打开纸条后被细细密密的文字闪花了眼。里面不仅包括姓名年龄性别等一些基本信息,最下面一行甚至还写着感情状态为单身,并用红笔画了一个很显眼的圈。

      Eduardo拿着这张疑似写满了疑似相亲简历的纸条看了半天,认为一定是计算机系的人比较注重信息罗列的逻辑性才会这样写。

     不管如何,至少知道了帮助他的人的相关信息,Dustin真的非常热心而且考虑周全,不是吗?

       Eduardo打开电脑,有些意外的发现桌面上出现了一个简笔画的火柴人。

       他把鼠标移过去,浮现出了一个说明,大意就是帮助他修好电脑的人——也就是Mark觉得他的文件序列太乱而且无条理,帮他做了一个小软件可以查找电脑里的任何文件并直接打开,除此之外,这个小软件还有其他较实用的小功能,他感兴趣的话可以随意探索。

        Eduardo拒绝抑制自己嘴角扬起的弧度,并再次打心底里觉得计算机系的人真的非常热心。

       


        火柴人的第二个功能倒是很快就挖掘出来了。Eduardo在图书馆曾把电脑借给一个不认识的小学弟下载东西,没想到小学弟误删了他的论文,不仅以为自己删的是下载的东西的副本,还习惯性地在还给他之前清空了回收站。

      Eduardo意识到这件事的时候几乎要急疯了,他并没有留其他的成品副本,而论文的ddl很快就要到了。虽然电脑上还有论文的初稿,但要重新改几乎不可能,除非他不想要其他科目的分数了。

      在最后一丝希望破灭之前,Eduardo忽然想到了火柴人。虽然理智上认为不太可能(毕竟这软件是在一天只内做好的),但他还是怀着一丝希望点开了火柴人的对话框,输入了论文的名字。

     很长时间对话框保持着空白,就在Eduardo几乎要心灰意冷的放弃的时候,火柴人头上突然弹出了个气泡。

   “该文件已于xxxx/xx/xx xx:xx:xx被删除,是否恢复?   是|否”

     Eduardo颤抖着手去点那个“是”,并选择了紧跟其后的“打开”,在重新审视并确保他的论文确实被完整的修复后,Eduardo第一次比起说“赞美上帝”更想说“赞美Mark”。

      即使期末考试近的不能再近,Eduardo也迫不及待地想和Mark见一次面并当面道谢,他试图找出之前的那张纸条,但它神秘的消失了。他仔细回忆了半天,才想起上次放纸条的衣服拿去干洗了,Jesus,这可一般不他会犯的错误。

      下次见到Dustin,再麻烦他给一次Mark的联系方式吧。

      Eduardo向后仰倒在床上想道,不可避免的感到有些遗憾。

       第三个功能。

       在Eduardo给教授发他的final paper时候,火柴人突然移动到中间并变大到了一种难以忽视的地步。接着一个黑白的对话框闪现了出来。

    “想聊聊吗?”

     Eduardo对于被打扰这件事完全没有生气。相反,他有些惊讶,或者更确切的说,惊喜。

   “当然。”

  “你想见见创建这个简陋软件火柴人的人吗?”

     Eduardo情不自禁的微笑起来。

  “它不简陋。事实上,它是我用过的最好用的软件之一。以及,我非常想见。”

  “那挺好,"不知为何,Eduardo忽然有了一种这个火柴人刚刚耸了耸肩的错觉,“事实上,它的创作者就在宿舍门外,你现在就可以去开门了。”

                                            ---END---

评论(15)
热度(134)
  1. ryeong有点咸 转载了此文字

© 有点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