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点咸

I wanna go if I can.

【ME】you need me, so I'm here for you

  • 新年快乐~万事如意~

  • 文章大概有点无厘头嘿嘿嘿



  一

    “你看起来并不是那么惊讶。”

    “哦。谢谢?”Eduardo耸耸肩,躺在床上有些睡眼朦胧地看着漂浮在他面前的珍珠白色的人性透明物体。

    “可我猜,我看起来像是个幽灵。而一般当人们起床时看到四周漂浮着这么一个物体,往往并不会这么轻松。”幽灵状物体似乎有点困惑,微皱了皱眉头。

   “但是你看起来很亲切。”Eduardo情不自禁的对着幽灵露出一个弧度较大的微笑,而幽灵......看起来像是要惊讶地噎住了。

     Eduardo对自己的外貌和魅力很有自信,但是当一个幽灵因为他的微笑而失态的时候,他还是忍不住感到些许的得意从心底浮出来——尤其是这个幽灵看起来意外的可爱。

     幽灵看起来更困扰了:“你...不记得我了?”

     Eduardo皱了皱眉头,他原本以为这个幽灵只是路过的,就像一个误打误撞的小精灵被独特的景致吸引来了什么的,但似乎事情没这么容易——要知道,在电视剧里,往往幽灵找上活人并没有什么好事,经常都是来复仇的或者拜托活人复仇的。

     想到这里,Eduardo忍不住打了个寒噤。

     ——当然也有可能只是因为被子没裹好,冷风涌进来了。

      他不记得一些事情倒不足为奇,目前他的坐标在新加坡,在一家投资公司工作,但他前段时间出了车祸,之前的事情也忘得干净,而目前为止还没有失忆前的朋友来找他,他四周的人也并不了解他以前又怎样的过往,所以他对于恢复记忆既没有进展也没有头绪。

      Eduardo谨慎的看了眼有些急切的幽灵,点了点头。

    “我失忆了,车祸。”

    “好吧。”幽灵挠了挠头,显得有点不知所措和些微的愧疚,“嗯......那我可以在你这呆一段时间吗?我想.......也许可以帮你恢复记忆?”

       Eduardo盯着他,抿了抿嘴。

     “那你最开始为什么要来这里?”

     “I thought you need me,”幽灵耸了耸肩,“So I’m here for you.”

      Eduardo醒来的第一件事,是想起来昨晚做了个有些奇怪的梦。

      他梦见自己很冷静的和一个幽灵说话(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他意识到自己在做梦而这一切都不可能是真的),而那个幽灵不仅认识他而且还准备和他待......

       ——一段时间。

       牙刷缸应声而落,客厅里正对着他的视线,有一个一头卷毛的珍珠白色物体在背对着他干些什么。听到声音,那东西转过头,对他点点头然后理所当然地又转回去了。

       Jesus!

       他顾不得地上的牙刷缸,大步冲上去,看见昨晚那个幽灵淡定地用透明的手指熟练地在键盘上敲着,手指飞快地在键盘上舞动,而他几乎不用看就肯定那是代码。

      “你怎么——?”他几乎说不出话来。

     “我怎么?”那幽灵耸耸肩,手指移动的速度丝毫不减,甚至懒得挪下视线看他一眼,似乎他的眼睛连同心都牢牢地黏在了电脑屏幕上。

      “你......是真的。”Eduardo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可是恕我冒犯,幽灵往往是...”

     “死了的?”对方发出带有点嘲笑的声音,“可我不是幽灵。”

      “哦。”Eduardo有点脸红,作为一个非常注重礼貌的人,他往往会非常注意不去冒犯他人,而这次.......“那请问你是.......”

      “我也不知道,事实上我觉得我缺少了一些东西。你可以叫我MZ,我暂时不能告诉你我的真名,因为我们吵架了,在你失忆以前,我们原本是朋友而在吵架过后.......”

    “你不愿意原谅我。”

   “虽然我不太记得细节,但我猜,我来这里是为了......博得你的原谅。然后我们可以愉快的继续做朋友。”

       MZ的话语速又快又理所当然,仿佛他们会和好是毫无疑问的而且当前的困扰都丝毫不是问题,Eduardo撇撇嘴,认为不告诉他真实的名字显然不像是合格的道歉行为。

        显然,MZ的语气比这更不像是合格的道歉行为。

       但管他呢。Eduardo有些惊讶于自己的接受能力而且对此感觉良好,他有些喜欢这个卷毛,而且这是他失忆后第一次感到如此的不孤独,就像是有什么灵魂上的东西在慢慢补全,就像是......他在找回他自己。

        他慢慢露出一个微笑。

      “对了。”

      “什么?”

       “你能帮我买罐红牛吗?我刚翻过你家冰箱,半个都没有。”

        好吧,收回他的前言,这不关“合格的道歉行为”什么事,当事人根本没打算道歉。

         ——也许只是来做大爷的。

     “你竟然还可以喝红牛。”

       Eduardo有些惊讶的看着红牛消失在MZ半透明的嘴边。

     “是的,我还可以吃饭,早餐做好了吗?”

      “.......”

       “你现在电脑上做什么?” 

       “我不太清楚,不过做出来就知道了。”MZ耸耸肩,“事实上,当我们还是同学的时候,我的第二专业是计算机。”

        “听起来很酷。”

         Eduardo本来以为MZ听到这句话会得意的笑笑或者有类似的动作,他知道MZ是天才,而且带有天才式的独一无二的骄傲,然而MZ只是呆愣了一下,低下头,半晌后冒出一声语焉不详的“谢谢”。

      “MZ!我觉得我想起来一些了!”

         Eduardo跑到MZ通常在的房间,却看见MZ背对着他,微微低着头。

       “你在祈祷吗?”

        MZ奇异的停顿了一会,摇摇头,转过头,问:“想起了什么?”

     “我好像看到我和你呆在大学寝室里,你在敲代码什么的,房间里还有其他俩人......我们是一个寝室的吗?”

       “不是。”

      “哦,怪不得我躺在飘窗上。”

     “不过你经常来,还有我们寝室的钥匙。”

      “哦。”

        这还差不多。

    “MZ,你真的应该少喝点红牛!”

       Eduardo半夜起来,睡眼朦胧的看了看表,发现已经三点了。他走出卧室,发现卷毛旁边堆了一大堆的红牛罐子,全都是喝光的。而卷毛还一边拿着一罐,一边契而不舍的敲代码。

       MZ没理他,噼里啪啦的声音流畅而又有节奏。

        Eduardo叹了口气,从冰箱里拿出鲜果汁,打开瓶盖,放到MZ的旁边,等着他喝下去,才揉着眼睛继续回去睡觉。

        Eduardo的记忆在不断的恢复,而MZ每天跟他说的话却越来越少。

        有时候,Eduardo会忽然看不见MZ,就像是他消失了一样。

        每次他跟MZ说起这件事,MZ都表现的毫不在乎。

       Eduardo忽然在有一天感到剧烈的头晕,还伴随着时不时的恶心,他在同事担忧的眼神中请了假,拒绝他们陪伴的好意自己去了医院。

    “Mr.Saverlin?”

   “是。”

   “这是由于身体疲劳过度导致的症状,而且不建议您近期摄入过多量的红牛。事实上,根据我们的检测,您最近大量的红牛摄入给您的身体造成的较大的负担。”

       Eduardo有些困惑的看着医生,想要告知对方自己并没有摄入过红牛,但还是一种奇怪的感觉抑制住了他说话的冲动,只是点点头离开座位去取药。

 

       他在回家的路上,忽然想起了MZ的名字。

       是Mark Zuckerberg.

       Eduardo冲回家去,有些激动地想要告诉MZ这个事情,在家中任何地方却找不到MZ的身影 。

        他打开MZ常用的电脑,却在文件管理器中查询到最近一次的编辑时间是在三周前——那时候MZ还没出现。

        应该是MZ用了什么来掩盖他使用过的痕迹吧?

        毕竟Mark可是计算机高手。

        Eduardo皱了皱眉头,努力忽略心口不安的感觉。

 九

       晚上十点。

      电视机开着,却没有打开声音。

       Eduardo坐在沙发上,等着MZ突然出现,然后他们就可以愉快的讨论他新近想起的记忆了。

                                        

 

 

 

 


评论(15)
热度(23)

© 有点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