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点咸

I wanna go if I can.

【ME】平行人生

                                                    一

     “Warning: 第23层世界的Eduardo投资了公司‘parallel’——by 平行人生”

       Eduardo已经皱着眉头看着一条凌晨4点发过来的信息一上午了,事实上,他明白这条短信上所表达的所有意思——甚至包括标点符号,但这短信似乎就是一种莫名的魔力,将他的视线牢牢地黏在上面长达将近4小时。

       出于某些众所周知的原因,Eduardo不太倾向投资新型网络或高科技公司,而parallel是他所投资的不多新兴网络公司之一。当初投资parallel的原因,不知为何,他已不太有印象,但无论如何,parallel是一家游戏公司,从总体盈利来看投资还算成功,而“平行人生”是他们最新的未发行的游戏。

        Eduardo是最早拿到这游戏样本的人,所以他玩的时间也有一段时间了。他对游戏没有特别的偏好,更何况他的事业仍未成熟,日常工作非常忙,只是,对他来说,这游戏有点非同寻常的意义,因为在游戏里,他可以看到一个从未见过更不会有Mark Zuckerberg作为朋友的Eduardo Saverlin。

        虽然有所预料,但老实说,他几乎没法形容在看到“平行人生”中Eduardo几乎一帆风顺的人生时的心情。

        但是,在他玩“平行人生”时还是出现了点“意外”,游戏里的Eduardo虽然拥有很好的事业,也非常受欢迎,却常常觉得缺少一个真正陪伴他的朋友。他如同Eduardo一样选择投资了parallel,在收到游戏样本后,决定在他的“平行人生”里选择在哈佛参加一个之前没参加的宴会并由此结识一个据游戏介绍所描述的会非常适合他的朋友。

         毫无疑问,Mark Zuckerberg。

         最初知道这件事后,Eduardo一边惊惧于这游戏的仿真度之高(“平行人生”里Eduardo跟他投资的公司名称很大一部分重合,只是网络公司占了更多的比重——这在情理之中,而且平行人生中的他竟然又拥有了另一个平行人生——按照正常逻辑这也是在情理之中),一边带着些许挫败的心情关掉了游戏。

          ——哈,又是该死的Mark Zuckerberg。

                                                           二

         收到那条短信的时候,其实Eduardo已经有段时间没上“平行人生”了。23这个数字带有不小的震撼力,而标红的Warning更是带给他非常不适的感觉。这短信不是从parallel公司发来的,他已经打电话证实过了,而游戏中也不会自带短信告知,稍稍思索后,关于是谁发送的,他已经隐隐有了定论。

         当然,他不需要证实,那没有任何意义。

         三天后,Eduardo在半夜第四次醒来后,不得不承认,他真的非常,非常好奇。这条信息简直就像是在潘多拉魔盒上贴了句“不要打开”的标语,让人忍不住每天每夜都去猜测里面到底装着什么。

          他决定不再忍耐,没有必要去听从一个已经“没有任何关系的人”的警告,不是吗?而且,只是一个游戏,仿真度再高,也仅仅是个屏幕里存在的游戏。

          于是他把电脑拖上床,重新打开了界面。似乎由于每个“平行人生”的时间流速都会比上一层的快一些的原因,在Eduardo打开界面的时候,惊讶地发现第27层的Eduardo已经拿到了“平行人生”。

           他调出27层世界的界面(同时再次惊讶于这游戏对所有细节——甚至包括游戏里的“平行人生”游戏的所有细节都没有丝毫省略之处),饶有兴趣的盯着“他自己”以非同一般的速度自己回家,拆开包装,踌躇,坐下开始安装......紧接着,一阵铃声响起,最开始他以为是电脑里,听了半天才意识到是自己的,只不过是放的有点远,声音有点失真。

           来电显示是陌生号码,但这同样毫无意义。

           Eduardo准备拒接,却不知道怎么,手指一偏移,点了绿色的键。

         “Wardo,你不能继续下去了。”

           果然。

            Eduardo几乎想冷笑,怒气渐渐从他的心底深处涌现出来,蓄势待发。但他强迫自己重新冷静下来,用平静的语调去陈述或谈判,而不是像个幼稚的毛头小子去问为什么。

           他停顿一会,选定了一个句子作为开头。

         “你黑了我的电脑。”

           电话那边安静了几秒,似乎没想到他开口说的是这个,或者没想到他的语气这么冷静。

          “但那是为了你好。”

            哈。

           语速还是这么快。

           内容还是没有丝毫回旋余地。

           语气还是如此理所当然。

           还是叫他......Wardo。

           Eduardo默默握紧了拳头。

           下一句,近似吼叫的“Mark Fucking Zuckerberg”几乎要脱口而出,他已经做好准备抛却该死的他一直把持的所谓贵族风范,挽起袖子去用尽所有词汇大骂一场。

          但第一个字母还未出口,他却忽然失去了语言。

           怒火毫无理由的突然熄灭了,他忽然不知道他在气什么,他该气什么,在他已经得到“他应得的”之后,他又能怎样。

           除了电脑屏幕已经被刻意调暗的光外,黑暗中一时只剩下有点粗的喘气声。

           Eduardo叹了一口气,决定让步。

         “所以呢?”

         “什么?”

         “为什么不能继续下去?”

         “因为这个parallel公司不对劲,你似乎是这家公司的唯一投资者,而且我尝试联系过高管,没有任何正常途径可以联系到。”Mark停顿了一下,深吸一口气,又是一大串的话喷涌而出,“而且这游戏带有的真实世界数据量不正常。从目前的技术上来看,这个游戏根本不应该存在。我为了确认这个事实已经做了些工作,在我的搜索范围内,似乎只有你使用过这个游戏,鉴于它已经存在而且在你手上,我建议你立即停止并且销毁,不要冒险继续下去。”

           Eduardo有些微妙地想起了当初他和Mark争执关于Sean的事情的时候。他忍不住挑了挑眉,说:“这可不太像是你说的话。以前,你才是那个不管危险不危险只想探索的人。”

        “I’ve changed.”

         不,你没变。Eduardo抿了抿唇。

        手机里传来明显的吞咽声,紧接着......“我很抱歉,我真的很抱歉。”

          ......

          ......

          Eduardo揉了揉额头,觉得也许世界末日要到了。

         对面语气忽然变得有些小心翼翼“I need you, Wardo. I need you to be my friend......er.......at least.”

          Eduardo下意识地在Mark说出更多话之前挂了电话。

          他不愿意原谅Mark。

         或者说,他不愿意表现出要原谅Mark。

          但他知道自己已经快原谅了,仅仅因为一句道歉——虽然Mark以前从来没道过歉,和一声“friend”的称呼——虽然这个词在诉讼桌上已经出现了近乎无限次。

           Eduardo重新仰倒在床上,借着屏幕透出的微光,扫视着一切他所能看见的东西,过了不知道多久,他闭上眼睛,默默打定主意明天就销毁游戏,以及,如果Mark明天就出现在新加坡的话,他可以考虑把公司搬到美国。

            .......

           仅仅是考虑。

                                                                 三

          逐渐暗下去的屏幕上,第27层世界的Eduardo合上电脑,坐在桌子边上开始发呆。

         在他面前,木质的桌子上摊着一个本子,页面中间只有小小的一行字。

      “既然我能创造如此真实的“平行人生”,有什么能够证明我不是别人创造的“平行人生”呢?”


评论(4)
热度(26)
  1. ryeong有点咸 转载了此文字

© 有点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