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点咸

I wanna go if I can.

【ME】小鹿斑比似的眼睛

      Mark和Eduardo并肩走在一望无际的平原上,说这是平原一点都不为过,因为四周真的连一丝凸起或凹下去的东西都看不到,鞋子踩在松软的草地上几乎不会发出任何声音,就算有,也被Mark时不时的轻声“och”声所掩盖。

       Eduardo向下撇去,果然,Mark又穿的一双拖鞋,下面的草不完全是规则的,不少还带有点小刺,估计够Mark受的。

        他忽然想起来自己的背包似乎有双鞋,提前预防Mark穿错鞋子的,正准备停下来取,Mark却比他先停下了。

      “Wardo.”

      “怎么了?”Eduardo一怔。

      “你能不能不要用你的眼睛盯着我了。”

      “什么?”

     “我说,你能不能不要用你那大大的小鹿斑比似的眼睛盯着我了,你根本不知道它们多么诱人。”

        Eduardo用一种从未有过的眼神看着Mark,红色也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蔓延到了他的耳朵上。

         Mark耸了耸肩,又补充道:“那会让我分神。”

         Eduardo飞快地收回目光,点点头,有些酿跄地备好背包继续走,假装忘记Mark还穿着拖鞋这件事。

          Mark怎么会说出那种话?

          一定是他刚在聚会上喝醉了,早知道应该早点阻止那群geek继续灌下去的,Mark的酒量又不好,被灌醉了也一时不会显露出来,往往是昏沉一会忽然起来一语惊人。刚才是庆祝活动,他也一时大意,放任Mark喝到了这种地步,连他醉了都没看出来。Eduardo摇摇头,小心翼翼地把其他稍微欣喜的小心思抖出去。

         Mark倒是一点都不尴尬,过了一会,小小的“och”声又重新传了出来,不过比先前的要尖锐一些。

         Eduardo深吸一口气,决心把鞋子拿出来给Mark穿上,不管Mark一会可能说出的任何胡言乱语。

          毕竟他一点也不想明天Mark宿醉起床的时候还要多承受一种痛苦,而且如果再额外加上感冒了,照顾的人还是他。

           没想到Mark又比Eduardo先停住了。

         “Wardo?”

         “嗯?”

        “你能不能把你的衣领弄高一些?”

        “什么?”

       “你的脖颈。”

       “我的脖颈怎么了?”Eduardo下意识的绕着自己的脖子摸索了一圈,而Mark的眼神也无比精准的跟着扫了一圈。

       “它太白了,而且暴露的太多,会让我很想在上面留下一些痕迹。”

          那双无辜的鞋子还未被取出就无比精准的被摔回了包里,Eduardo感觉自己整个脸都热的发烫,僵硬的捂着脸,希望Mark能无视他继续走,即使有了Mark喝醉了的心理建设,他也不能如此轻易地忽视他说出的话语,尤其是他对于Mark怀着一种不同寻常的感情时。

          可惜Mark似乎不准备这么轻易地放过他,他往下扫了扫,撇了撇嘴说,“还有你的衬衫,Wardo.”

           这次没人回应了,可是Mark只是稍等了一会,又自顾自的说了下去。“你的衬衣太碍眼了。虽然上次被泼了一桶水变得几乎透明的时候没那么碍眼,但是总归是没有这件衬衣的时候比较......”

         “够了!”

           色厉内茬的喊了一声,Eduardo使劲的揉揉脸,抬起眼睛,状似很平静的看向Mark,可惜脸上的深红色没有丝毫的说服力。

         “你平时不会说这种话。”

            Mark耸了耸肩。

         “你喝醉了,Mark。”Eduardo轻吐一口气。

         “我没有。”

           Mark抱着胸,又说“你可以凑过来仔细看看。”

           Eduardo站起来,仔细看了看Mark的瞳孔,似乎真的无比清明。

        “那你......”

           忽然意识到刚才的话语都是Mark清醒时说出的,Eduardo倒吸一口气,脸上重又变得无比滚烫。

          “那你为什么......”

          “因为我喜欢你,Wardo,我要向你求婚。”

             在Eduardo几乎要将惊恐实质化的眼神中,Mark单膝跪下,不知从哪里掏出了一个已经打开的电脑,屏幕上的Facebook的标志无比的亮眼......

              .......

 

               略微闷热的室内,Eduardo猛然坐起来,喘了几口气才平复回来。

               他看向钟表,已经是半夜三点,房间里除了他和Mark已经没有其他人,他又将视线转向Mark,后者似乎一点都没注意到他已经清醒过来,还在飞快地码着代码。

                Eduardo怔怔地看着刚刚梦中的主角之一,想起曾经看过的有关梦的介绍,说是在很多情况下,除了日常生活中经常思索的事情外,梦也会将人们所期待的事情反映出来。Eduardo的眼睛略有些黯淡下来,他确实暗恋Mark,虽然对于自己条件很有信心,而且他也确定自己是Mark最亲近的人之一,只可惜......

              除了代码,Mark似乎.........

              忽然,电脑屏幕前传来一道声音,不大,却像个闷雷一般将还在发呆的Eduardo给炸了回来。

            “Wardo,你能不能不要再用你那大大的小鹿斑比似的眼睛盯着我了?”

               等了一会没人回答,Mark转过身,撇撇嘴,对还愣愣的盯着他的Eduardo一本正经补充道:“那会让我分神。”

                                                                -END-

 

 

 

 


评论(6)
热度(73)
  1. ryeong有点咸 转载了此文字

© 有点咸 | Powered by LOFTER